茶山行,走访信阳毛尖主产区浉河港石包茶山。

谷雨一过茶事了,外地来信阳的采茶工,大部分已经带着这段时间的收入返家了,如同她们到来的时候那样,光从苍穹中洒下,为寂静的大山增添了色彩。

她们走后,突然就觉得少了些什么,却又觉得合该如此。我们从年末等到年初,盼来清明雨过,她们来了又走,留下了盈香的新茶,经由茶农们的双手后,走向了更远更辽阔的地方。

这次去的是位于浉河港石包的茶山,是个很美的地方,山峦叠起,南湾湖上游的水美得带着丝出尘的气息,环绕着群山,蜿蜒流淌,这时候若是起了水雾,那真是人间仙境般的存在了。

招待我们的茶农大哥姓曹,稳重热情,女主人玲姐更是贤惠能干,难得的是眼神清澈通透,采茶工在上山采茶,夫妻俩担任的是炒茶的工作,忙里抽闲解答我们的一些问题,配合我们的拍摄。

屋后一颗非常漂亮的老杏树,茂盛丰满得如元宝一般,挂满了青涩的果子,香椿芽长得极高,这种美味食用期极短,我们去的时候芽叶已经老了。

玲姐有自己的方法,开水汆过再冷藏,可以极长时间保存鲜味,等茶叶季一过,便可以带回罗山的娘家,让家里的老人也能尝尝春天的鲜美。趁着茶叶杀青的间隙,玲姐从冰箱拿出两包处理好冷藏的香椿芽,说是担心等会我们走的时候她忙忘了,对待我们这样一面之缘的陌生人,给予我们这样纯粹的善意,心突然就变得柔软。

暂时告别玲姐一家,我们打算独自上茶山,挑着他们忙碌的时候来打扰。本就歉意满满,实在不敢再耽误,上山的路不太好走,好在一路繁花相迎,阳光透过树荫斑驳撒下,路旁长满了野茶树。有的碧绿,有的绛紫,它们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的世界,不会有人去打扰,毕竟茶农们精力有限,不少茶园都已经荒废了。

暮色即将降临,我们走错了路,没有到达山的最高处。只听隔着密林更高的山头有人说话,却找不到过去的路,便走眼生的路下山,正好看到了茶农们休憩用午餐的地方。

简陋的土灶和餐具,洗干净后倒扣的碗筷,一把面条被严密的包在塑料袋里,可以想象她们的午饭并不美味,好在山泉水清澈见底,带着清甜。

顺着往下走,蝉鸣声渐响,路转角一过,两位老人在茶园中冲着我们笑。老爷爷带着无限好奇走向我们,问手里拿着的三脚架是什么,奶奶笑得中气十足,和我们拉家常的时候双手飞快的采摘芽头。

日头挂到了树梢上,两位老人带着茶叶,又到附近的菜园里摘了菜,踏着暮色回家,岩石土胚的房子冬暖夏凉。老人也是热情得不行,刚进屋老爷爷就搬来凳子让我们坐下,奶奶从屋子里拿出花生瓜子,这般盛情,让我们略有局促,更多的是温暖。

老人将茶叶簸过后,小心的装到了袋子里,乘着夜还没来,送到两里外的街上收茶炒茶的作坊里。

在天光好的时候,两位老人一天采茶大概能挣两百块左右,等天气再热一点,茶叶就不值钱了。一天挣个几十块,可以裹住生活,我想他们才是茶农真正的模样。

有人种茶,有人采茶,有人炒茶,有人收茶,有人贩茶,这里的人围绕着茶出生,围绕着茶成长,他们的生活有千百种姿态,而信阳毛尖的味道,始终如一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信阳毛尖茶叶网 » 茶山行,走访信阳毛尖主产区浉河港石包茶山。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