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潭山之旅,瞅一瞅骨骼清奇的信阳毛尖

关于信阳毛尖的种种,我的所知都来自一檬同学。一檬同学作为地道的信阳人,对本土毛尖的热爱,那是杠杠滴。很早就听她说有个好姐妹董小姐在郑州开茶叶店的,家里有茶山哦,正宗的茶人世家,什么时候一起进茶山逛逛。

逛茶山是俺喜欢的事儿,何况信阳是历史上著名的产茶区,苏子就曾经曰过:“淮南茶,信阳第一”。不过从来是说易行难,毕竟不是从上海去杭州苏堤看春晓,坐个高铁一小时就到。去年四月底,刚好俺和一檬同学都有空,又刚好董小姐也准备五一假期回茶山,终于约成了!俺从西安出发,伊从上海出发,信阳火车站集合。

到了信阳地界,自然是跟着一檬同学混吃混喝了。先是中午在市郊山里吃农家菜,环境那叫一个绿色生态,樱桃树上挂,土鸡满地跑。柴火灶小竹凳,鱼啊肉啊都老大的碗,信阳人民的生活真是巴适!

下午去逛信阳南湾湖,水光潋滟山色青翠,里面还有茶山哪!虽然后天就是五一了也没啥游客,于是各种摆拍,爽歪歪。

第二天上午爬了爬著名的鸡公山,下午便与四檬同学(一檬的小妹)胜利会合,直奔浉河龙潭而去,董小姐的娘家就在那里。信阳茶的著名产地有八大茶山之说,龙潭便是其一。

“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。”下乡时总是常听鸡鸣狗叫的,不过在树上睡觉的鸡,我可是第一次见到。龙潭的鸡便有这本事。到了老董家,熟门熟路的付小妹趁着天还没黑,便带着俺俩四处溜达,看了树上准备困觉的鸡,又赏后院奇异的花。恰好主人在家,便兴致勃勃说起自己几十年来为了园艺这一毕生爱好,如何倾尽金钱与心血,才置办起这满院子的花木,真是民间自有高人啊!他家的黄色杜鹃可谓绝色。

老董家门口临着溪流,对岸便是茶山,暮春时节一片苍翠,令人心旷神怡。入夜,董小姐一家三口也到了,喧声笑语甚是热闹;入夜,筛茶制茶机器全力运转,亲手参与的感觉真是美妙。采茶季的茶人是非常辛苦的,白天在茶园忙采茶,晚上在作坊忙制茶,要连轴转到半夜两三点,才能小睡一会儿,凌晨五六点钟便要爬起来开始又一天的忙碌。

劳动节这天一早去附近的文新茶村。虽然已是假期,不过俺们来得颇早,还没见什么游客。入口处还在建设中,里面的游步道倒是修得不错。晨岚未去山雾弥漫,缓缓起伏的茶山中偶见一两个戴着帽子的采茶人。回到市镇上买鱼买菜买豆腐,直奔深山里的猴儿石,那里才是老董家的高山茶园所在地呢!

66″ />

峰峦耸翠,溪流潜行,三两人家,散作疏星。猴儿石山间,如世外桃源般宁静,而毛思远同学到了这里便如鱼归深潭般自在,一路奔跑着带我们爬山越沟。其实山间有一条很好的水泥马路,如白练一般抛洒过去,只是不见车,也罕有人,便有遗世之感。不一会儿,付家老二那一大家子也到了,淘气可是老董家茶庄的小代言人哦,假期也得来巡山啊!

董家老屋的后面有一片竹林,董小姐招呼大家去采野茶。路陡林密,前进后退均须扶着竹竿借力,有丛林游击队的赶脚,野茶比较清瘦,东一株西一株的,高低不一各自疏离着,一株采不了几芽,我们或提小篮或拿帽兜,嬉笑着采撷着,叽叽喳喳,不亦乐乎。而淳朴能干的董大姐正在厨房大灶上给大家做鱼贴豆腐呢!

穿行于暮春的油菜花之间,采一把初熟的樱桃来尝尝,看万亩茶田一片碧绿,蓝天,阳光,翠园,趣友,样样不缺,真是恨不得对酒当歌,于是两个小朋友坐在车后箱先干为敬了。

总是欢聚恨匆匆。到了三号,上班的上班,回家的回家,做鸟兽散了。信阳四日,欢乐无穷,回味亦无穷。景美茶美那是不消说的,更难得的是人对味。当年苏轼驻足信阳浉水,鉴水品茗,曾赞叹:“生斯土者,往往多禀清气,具风骨之士,不可谓非山水之灵也”。

前几日清明假期,朋友圈里看到付家老二老四又带着娃娃、小淘气跟董小姐一家回信阳龙潭巡山了。森森地羡慕啊~~

好山好水生好茶。信阳茶区,据说是世界上纬度最高的黄金茶产区。这里山岭绵延云雾弥漫,四季分明雨量充沛,森林密布土壤肥沃,为茶树带来得天独厚的生长环境,而茶园比南方开采晚、封园早,所以信阳茶较之南方茶,滋味更浓醇,别具一格。1915年,信阳的毛尖茶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与贵州茅台同获金奖,当时的毛尖叫本山毛尖,又叫豫毛峰。而在1958年的全国茶叶评比中,信阳毛尖和西湖龙井同获金奖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信阳毛尖茶叶网 » 龙潭山之旅,瞅一瞅骨骼清奇的信阳毛尖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