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阳毛尖虽美,我们只能生产“丑茶”!

主产茶区采茶人云集,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

清明、谷雨,是信阳毛尖采摘时机,因此信阳有清明茶,谷雨茶口感之分,又称明前茶,谷雨茶。

信阳毛尖,绿茶也,是中国十大名茶之一,名扬四海,享誉全球。

前些年信阳人引以为自豪地是,信阳毛尖在1962年巴拿马国际茶展会上获金奖。但这些年来,人们对国际金奖彻底淡化,估计是因为以某国为首的利益集团把奖当做谋取利益最大化的手段,到现在即使人们望而却步的所谓诺贝尔奖,也并没有当回事,甚至有获奖者屡遭诟病。

信阳茶王刘文新茶区

所以,对信阳毛尖的评价,依然可以用“这奖那奖,不如饮茶人的夸奖,这杯那杯,不如品茶人的口杯”来形容。人们认信阳毛尖是认其品质,认其是十大名茶之绿茶之王。生活中,谁家庭有信阳毛尖绿茶,皆是一种身份的象征。

文新茶厂航拍

有人说,“国不能一日无君,君不能一日无茶”说明饮茶对于健康的地位。此次冠状病毒侵袭,绿茶作为人们增强自身免疫能力的首选,谁平日里喝绿茶养成良好习惯,谁的免疫能力显著比别人强,目前疫情在全世界蔓延,医界不断呼吁:平时多喝緑茶。

信阳毛尖主产茶区一景

茶在信阳,可谓普及,有“民一日无饭,但不能一日无茶”之习好。所以,民间藏绿茶为勤俭人家的必备产品。无论红白喜事,如果没有当地毛尖,那算这家不会过日子。所以,在我们这里,采茶自己 喝,每年茶叶上市,家庭主妇便自动在野山采些茶来让手艺人帮助炒出,以备自己或招待客人用,不大在乎商品概念。

唐宋以来就有的李家寨正宗信阳毛尖,你能看出哪里是茶园吗?

茶叶难保管,怕跑气,须密封,怕串味,不能与味道较浓的鱼、肉、肥皂等混在一起存放,否则串味不可喝。保管茶叶,也经历了好几个时期,先前是用瓦罐将口封死,后来又用铁皮箱内装木炭或者卫生纸以吸潮,现在直接放冰箱冷藏室可保鲜数年。泡茶时也十分讲究,第一道,叫洗茶,即将茶叶摄入杯中,最好的茶具是瓷器,然后用刚刚烧开的水冷却致80度的样子先倒入盛茶叶的杯中,泡少许时间,将水滗掉,然后再泡茶喝茶品尝。

草丛中有位穿绿色衣服的采茶女,你能找得出来吗?

信阳,有“塞北江南,江南塞北”之称,是中国南北气候分界线。因此,本地有着一年四季气候分明的特征,冬天气温最低零下10度,夏天气温最高41度,许是大自然的造化神功,使信阳的土壤十分适应绿茶的成长。全世界绿茶4588万亩,信阳就占有180万亩。以至信阳市辖区平桥、浉河两区之董家河、浉河港两乡镇漫山遍野都是茶园,成为“无粮”乡。农民收入靠每年的茶叶出售。

这是一片大集体时期开挖的茶园和松鼠之作

在我所在的李家寨镇,原本是信阳毛尖发源地,李家寨镇的大、中、小茶沟,尚存唐朝时期以来的茶树,唐宋遗株尚在。可是,由于后来以发展板栗为支柱产业,这个镇成了漫山遍野的板栗林,板栗,当年高于茶叶收入,所以大家种植板栗,后来板栗易生虫,价格猛跌,人们失去的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,所以,要么以鸡公山、桃花寨风景区的餐饮旅游为经济来源,要么以外出务工为主要收入,茶叶生长期得四年以上才可采摘,所以,人们怕是等不及,丧失了茶叶种植机会,让平桥、浉河的其它乡镇茶叶摘冠。

这就是我们“丑茶”生长的地方,默默无闻地生长着。

当然,在李家寨,茶叶不会失传,农民有种茶习惯,还有喜好茶叶者,有少量有茶园,尤其是大集体时期的一九六十年代,生产大队、生产小队组织社员开荒种茶,成为大集体时期留下的遗产。这些遗产因为没有得到强有力的管理,或生长在丛林中,或生长草丛中,成为生在深闺人不知的野茶,所以,老许权且为他们命名为“丑茶”。

这又是松鼠之作,高高的山岗,杂乱无章的茶树,别看不高,在这里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岁月!

之所以为“丑茶”,因为它们生长在老林中,草丛中,似乎见不得人似的,躲躲闪闪,要找到它们,还得当地人知道哪里有;是因为丑,跟丑媳妇不敢见“公婆”极其相似!

这样的崇山峻岭,只有当地人才知道茶生长在哪里

丑茶之所以为丑,即不少为松鼠播种。何为松鼠播种?即冬天茶籽落在地上,松鼠为了存板栗茶籽过冬,将这些种子搬到洞中来藏,遗落地草丛中的茶籽就地生根、发芽、开花、结籽,所以,在这里哪里像茶园,东一株,西一棵,横看不成行,竖看不成林,与主产茶区比,丑死了。

一芽一叶或者芽 叶,让他们采纯芽头,真的难为他们了,只能这样了。

丑就丑在,李家寨山高水长,茶树多在荒山秃岭,因不成规模,难得有人去打理,没有剪枝,没有喷洒农药,没有施肥,完全靠根下的土壤肥瘦不一生成,再加越冬的风雪剥蚀,倒春寒来袭,发芽的幼苗一不小心冻死,炒出的茶叶根本与主产茶区无法可比,但可以毫不客气地说,这里全是正宗千年茶叶品种,没有福建、安徽等地引进的大白茶,所以采茶期晚于主产茶区,要喝正宗信阳毛尖,请到李家寨来。

炒出来的丑茶,跟主产茶区分类茶没法比

另外一种丑,就更让作为信阳毛尖故乡的老许感到不好意思往下说的是,炒茶技术更是土的掉茬,当主产茶区形成一条龙服务的采摘、杀青、甩条、分类、拉风等程序的现代化炒作的今天,我们这里还是人工造,采茶人更是只知道一芽一叶难摘,谁也不肯去专门摘芽头。为什么?因为不成块,不成片,如果专门挑芽头采,一斤芽头得多少东找西找,翻山越岭, 跑来跑去的功夫?所以,想喝純芽头的茶在这里难啊!当然,不分类的茶叶,价格也低于别人差不多一倍!

经历风雨剥蚀,满是风霜的“丑茶”

鉴于信阳毛尖,唐宋时期一千多年就有茶的李家寨镇,只能将信阳毛尖发源地的位置让位于主产茶区浉河港,当来到信阳规模化生产的茶王刘文新的文新茶园,看到他在山岗上栽着一块大大的标记式石头“信阳毛尖”发源地,我老许顿生一股忌妒之情和有些不平!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信阳毛尖茶叶网 » 信阳毛尖虽美,我们只能生产“丑茶”!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