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阳毛尖,我接触的第一款品牌茶

说起来,这该是四十年前的事了。

1981年10月5日,我20岁生日的那天,我终于从一个标标准准的农民转身为一名警校生。更为重要的是,我的警龄,就是从这一天算起的。

“走出农村”,我内心的愉悦几乎都没有表达出来过。我接到学校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当时居然都懵了——大脑里一片空白。到现在回忆往事,我依然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?怎么想?说实在的,直到现在依然很庆幸当时自己的状态。要是我当时万一真的变成范进再世,岂不是悲哉、哀哉!

这可不是玩笑话。因为,我也曾经担心过自己真的会乐极生悲。

请容我把历史回放一下:我是1978年高中毕业的。这是高考恢复的第二年。依我祖祖辈辈的农民身份继承来看,要翻“世袭”农民的盘,必须要过高考这一个“独木桥”。然而,我当时的学习成绩,几乎就决定了我高考的结局必定是名落孙山。说起缘由,当然是我的天资愚钝,木头疙瘩不开窍,学习努力也不够。然而,当时的学习条件,也是让人唏嘘不已。

简单说吧,我小学上了四年(中间跳过一级),中学上了两年,高中上了两年。也就是说,高考前,我上了八年的学,就参加高考了。

也许和我有差不多经历的朋友会质疑我,过去的教学设计都是这样啊!是的,这确实不错。我顶多就是少上了一年的学。

而我和大家不同的是(问题的重点):我上过的小学校、中学校、高中校,早在二十年前,就全部沦为废墟了!为什么是废墟?因为,初中、高中都是应急办学的产物,当时的学校也根本不具备办学条件,没有基本的教学场地、没有基本的师职力量……。说难听一点,也就凑乎给农村的孩子糊弄一个不值钱的文凭而已。比如,一直到高中毕业,我都没有见过地球仪,没有见过中国、世界地图的挂图,没有做过任何物理实验、化学实验,没有见过酒精灯、试杯,没有见过钢琴,甚至没有见过手风琴,乃至于口琴。更没有现在学校都有的图书馆,别说图书馆了,至少应该有图书室吧,不仅连图书室没有,甚至连图书柜也没有见过。

所以,我一直怕周围的同事说,母校五十年校庆、八十年校庆、一百年校庆。因为,校庆对于我来说,就是耻辱、噩梦。对我说校庆,就好比“指着和尚骂秃驴”。

于是,我走上了:补习—高考、高考—补习的循环道路。

我成功的秘诀是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。经过4次的高考,我终于战胜了我世代为农的“命”,在我20岁生日的那天,我走出了农村,走向了我的终身职业——警察。

我为自己成功转身自备的“庆贺礼”(也是为自己的成人礼。我当时理解的成人是自己必须走出农村,和现在18岁的“成人礼”不是一回事),买了两份“礼”:一份是在徐州副食品大楼买了一盒信阳毛尖茶(我不抽烟、不喝酒),一份礼是在新华书店买了中国地图册、世界地图册。

“信阳毛尖”茶叶,到学校报到后,与宿舍的同学分享了。尽管来自全省各地的同学,很多当时还不知道“信阳毛尖”那是一个全国茶叶的知名品牌,尽管我现在已经回忆不起来当时喝的“信阳毛尖”茶叶是什么味道,但是,喝茶从此成为了我几乎唯一的爱好。而这个爱好的起点和启蒙是“信阳毛尖”,这是我终身难以忘怀的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信阳毛尖茶叶网 » 信阳毛尖,我接触的第一款品牌茶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