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阳茶农:呵护毛尖,守望信仰

清明已过,山中满目苍翠,放眼皆是深深浅浅的绿。茶树上的嫩芽儿在阳光下发着光,桃花败了,野紫藤又开得娇艳。

都说信阳毛尖的主产地是浉河港,小庙村虽地属十三里桥,其实离谭家河确是没有多远。去过的朋友都说,这地区规划,亏了啊。

本地茶农们听了却只是呵呵乐道,咱这地方美得很,茶也好喝。你便也能会心一笑,茶好喝,人心美,知足常乐,最是难得。

与清明前一茶难求的急切相比,如今缓和了很多。茶农们早已适应这样的节奏,天气回暖后的阳光明显霸道了。茶山上外地来的采茶工站在烈阳下,娴熟的捻芽儿,脸上多少带着些倦色,更多的却是对生活无限向往的光彩。

婶儿发现有人拍照,立刻笑着说道:”哎哟,这可是要上电视啦,我可长得不好看”。说着却放慢手上的动作,让相机将捻芽的双手拍得仔细。她说自己不好看,明显是胡说,她有一双多么漂亮多么美好的双手,她能让这艳阳都自惭形秽,漫山的翠色都成为了她们的陪衬。

雨水洗过的天空似一块纯净的画布,她们便都是入了画的人儿。青山绿水,偶有欢声笑语,带着青气的茶香。美好得不像话,但却是这样的天气,入夜后地面散热快。大气低层的水汽附着在茶叶上,凝结为露,而高山上晨起时,露又结为霜。

茶芽娇气,口感就会受到影响,一周后便是农历三月,露水充沛,是以谷雨茶的口感不如明前。还没买到心仪茶叶的朋友,趁现在寻去吧。

近几年茶叶的利润不是很高,而维护茶园是件极其辛苦的活儿。小部分茶农在顾不过来的情况下,废弃了一些茶园。这些茶树便恣意生长,与有人打理的形成鲜明对比,两者如太极般区分开地盘,自成方圆。

夕阳即将西下,茶农们带着采摘好的鲜叶,牵着小娃娃,站在街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。和明前相比,鲜叶的需求量明显减少了些,问的人多,买的却少。

那晒得黝黑泛红的的脸上,疲惫、焦急、坚韧。一双双长满老茧的手,抚摸茶芽的时候无比温柔。他们一直在坚持,等待的是心中的那一份希望,坚守的是那份情怀。

信阳毛尖,那是刻在骨子里的,流淌在血脉中的,历经一代又一代传承的。

于你们而言,或许可称之为–信仰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信阳毛尖茶叶网 » 信阳茶农:呵护毛尖,守望信仰
分享到: 更多 (0)